<cite id="bfjxx"></cite>
<cite id="bfjxx"><video id="bfjxx"></video></cite>
<menuitem id="bfjxx"><ins id="bfjxx"><video id="bfjxx"></video></ins></menuitem>
<var id="bfjxx"><strike id="bfjxx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bfjxx"><video id="bfjxx"></video></var><var id="bfjxx"><strike id="bfjxx"></strike></var>
<menuitem id="bfjxx"><dl id="bfjxx"><address id="bfjxx"></address></dl></menuitem><var id="bfjxx"><dl id="bfjxx"><progress id="bfjxx"></progress></dl></var>
<menuitem id="bfjxx"><dl id="bfjxx"></dl></menuitem>
<var id="bfjxx"></var>
<progress id="bfjxx"><thead id="bfjxx"></thead></progress>
?
大連
13478508859
?
首頁 > 店鋪攻略 > 投資案例 > 156歲的全聚德:要么“消失”,要么降價

156歲的全聚德:要么“消失”,要么降價

全金鋪   2020-07-29     瀏覽量:1096

在自己的156歲生日到來前,高貴了一個多世紀的全聚德終于肯降價了。

7月24日,全聚德總經理周延龍宣布了公司對菜單與菜品價格的三項調整:取消門店服務費(除部分包間);對菜單與菜品價格進行統一調整,價格整體下調10%~15%;統一烤鴨的價格與制作工藝。

具體而言,鴨類菜品中有40%將進行調價,價格降幅在15%左右;有超過50%的新菜單菜品擁有會員價,近300元一套的烤鴨也加入會員菜。在此之前,全聚德的包間消費需收取總消費金額的15%作為服務費,大廳的收取標準為10%。

除了價格上的調整,全聚德對菜單也進行了一番調整,新菜單里的47道菜品是北京門店的統一菜——是的,此前全聚德門店的菜單并不完全統一,各個門店的廚師各有自由發揮的菜品。全聚德也正在嘗試迎合年輕人的消費喜好:相比以前烤鴨+北京傳統菜的菜單設置,新菜單里增添了包含西餐元素的融合菜、單人份烤鴨等等。

事實上,全聚德的很多“改變”對于新興餐飲品牌來說并不少見,甚至習以為常,比如所有門店統一菜單、外賣菜單設置等等。 對于中餐大飯店來說,由于外賣和堂食的場景完全不同,外賣菜單的主力基本都是小份菜。而全聚德在今年年初上線外賣平臺時甚至都沒有小份菜,如果你想吃烤鴨,只有近300元一套的標準份可以選擇。售價適中的一人份果木掛爐烤鴨在近期才上市——而這樣的規格早就是北京大大小小烤鴨店的標配了。

這樣一個在外界看來行動僵硬、有些“頑固不化”的老字號,終于開始做出一些改變,嘗試挽回那些失去的客人了。


老字號是詛咒嗎?

由于近年來的業績實在過于慘淡,全聚德的那些光輝歷史似乎已變得很遙遠。

農歷六月初六是全聚德的店慶日。從1864年成立到今天,156歲的全聚德烤鴨曾經是“烤鴨外交”的主角,曾經出現在APEC會議等國宴餐桌上,曾經是外地游客到北京的必吃餐館。一個餐飲品牌能經營100余年,也就逐漸變成了北京烤鴨這個品類的代表品牌。

但在新世代年輕人的消費習慣里,老字號的光環似乎逐漸變成了一個“詛咒”——各地的“老字號”反而變成了“坑游客”“價高物不美”的代表,讓人避之不及。

一方面,全聚德的潰敗體現在逐漸喪失口碑、變成了收割旅行團的“老字號”。2014年,根據券商測算,全聚德位于熱門旅游區域的“三大店”(和平門店、前門店、王府井店)的收入占到集團總收入的70%左右,利潤占到集團凈利潤的90%以上。

全聚德正在失去它的“回頭客”。 年報顯示,全聚德接待顧客次數連續下跌,從2017年的804.07萬人次跌到2018年的770.47萬人次,再跌到2019年的658.92萬人次——三年時間里,全聚德累計失去了近兩成的顧客。

另一方面,失去了消費者的信任,公司業績也逐年下滑,幾成無法挽回之勢。全聚德于2007年敲鐘上市,在業績上的最高點出現在2012年:全年營收19.44億元,同比增長7.84%,凈利潤超過1.5億元,增長17.71%。雖然到了“20億營收”的門檻上,全聚德卻一直沒邁上去過,再往后就是一路下滑:公司2019年年報顯示,全年營收15.66億,同比下降11.87%;利潤達到4462.79萬,同比下降38.9%。

今年第一季度,受疫情影響,全聚德的業績創了新低:Q1的營收為1.8億元,同比下降55.03%;凈利潤虧損8850萬元,同比暴跌931.66%。

對于全聚德來說,現在已經到了“非改革不可”的生死關頭。

變成“大董”,還是“廣州酒家”?

去年12月,全聚德正式迎來了新掌門人——曾擔任東來順總經理超10年的周延龍宣布成為全聚德總經理。在此之前,他曾任職于北京市旅游事業管理局外經處、首旅集團等。

近半年來,全聚德的新動作包括上線外賣、通過社群運營進行“外擺攤”的售賣、在電商平臺上線休閑食品、取消服務費、降低菜價等。

在接受媒體群訪時,周延龍坦承,部分菜品是量價同減的,此前大份量的菜品將減少1/4或1/3的量,防止出現浪費現象。在部分門店試行降價、取消服務費后,顧客的人均價降低了12元~17元——可供參考的數據是,大眾點評顯示,目前全聚德北京門店的人均價格在160元~190元不等。

周延龍認為,從前的全聚德是有淡旺季的,多數旅客來北京吃全聚德是為了嘗鮮,但隨著其他非專業烤鴨餐廳的出現,旅游市場完全靠品牌支撐的時代已經過去了,“我們傳統的三大門店也不能再奢望回到曾經的黃金周,某日的翻臺率可能會達到7或者8這么高的水平,我們應該踏踏實實靜下來服務好周邊的客戶?!?/span>

在周延龍的構想中,全聚德未來要抓住“本地人”和“年輕人”兩個細分群體。在疫情期間,全聚德和平門店通過若干微信社群來進行周邊顧客的運營,在店外設置“外擺攤”來提供“即提即走”的無接觸售賣,和平門店在疫情期間約45%的銷售額都是通過“外擺攤”實現的。

除了對餐飲門店本身的改革,周延龍還表示,全聚德將大力發展食品業務,目前已在電商平臺上線了八款休閑食品,全聚德未來的食品業務將優先發力鴨類食品和面點類食品(京味點心、綠豆糕等)。他提到廣州酒家、美心等在食品業務上做得非常出色的餐飲品牌,“餐飲門店是做品牌展示、業務支撐的,是出活兒的,而食品是能走量、撐起營收基本盤子的?!?/span>

此外,想要挽回年輕人的心,全聚德還要在用餐環境等方面進行升級。周延龍表示,“你就看看年輕人發的‘九宮格’里有什么——可能在全聚德,他們只拍菜、鴨子,但是在大董、拾久這些店里,他們可能會拍環境、裝修、桌椅、擺設等等?!?/span>

要么改變,要么“滅亡”,老字號還想迎來屬于它的“再一次機會”。


?
补课老师肉h短篇